两个副部被双开 这位厅官为啥“抢了头条”

  45岁的许小婉并非风华绝代的“奇女子”,法庭也不是贪官彰显自己有情有义的风月场所。当花花绿绿的包装纸扯去,丑陋的权色交易、权钱交易显露无疑。

  文/木石

  上周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先后通报:全国政协原常委、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,甘肃省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虞海燕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

  不过,与这两位省部级官员相比,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吸引了更多的关注,不仅仅是因为1.3亿多元的涉案金额、长达两年多的审判历程、最终被判死缓,更多是因为他曾多次当庭为情妇许小婉求情。

  事实上,45岁的许小婉并非风华绝代的“奇女子”,法庭也不是贪官彰显自己有情有义的风月场所。当花花绿绿的包装纸扯去,丑陋的权色交易、权钱交易显露无疑。

  孙怀山:妄议中央的中央委员

  6月2日,第十八届中央委员,全国政协原常委、港澳台侨委员会原主任孙怀山被双开。

  他的违纪问题主要有:孙怀山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,搞团团伙伙,对抗组织审查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接受公款宴请,安排有关单位公款接待家属旅游;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礼品、礼金,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其子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。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

  通报指出,“孙怀山身为中央委员,政治上对党不忠诚,经济上贪婪,严重违反党的纪律,并涉嫌受贿犯罪,性质恶劣、情节严重。” 依据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等有关规定,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,决定给予孙怀山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;终止其党的十八大代表资格;收缴其违纪所得;将其涉嫌犯罪问题、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给予其开除党籍的处分,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孙怀山,男,汉族,1952年7月出生,江苏涟水人,中共党员,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,硕士学位。这位正部级干部,工作经历单一,先在共青团系统工作了21年,自1994年起,就在全国政协工作。1999年,47岁的孙出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,并于2012年召开的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委员。此后他还曾担任全国政协常务副秘书长、机关党组书记,是全国政协机关落实从严治党责任的主要负责人。去年8月31日,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通过,孙怀山出任港澳台侨委员会主任。时隔半年,他就落马了。

  6月2日,孙怀山被立案审查恰满三个月。他今年3月2日被宣布调查。当时,全国两会开幕在即,因此,孙怀山也被称为2017年全国两会“首虎”,刷新了连续四年“两会”打虎的新记录。

  笔者注意到,“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”在落马官员通报中也不多见,在孙怀山之前,通报中出现“妄议中央”字眼的仅有黄兴国、王珉、吕锡文三人。他们是如何妄议中央的呢?以王珉为例,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期间,放弃了党的领导,全面从严治党不力,导致选举连续出现问题,中央批复的人事安排方案没有实现;王珉还曾把“稳中求进”中央精神改成“稳中求快”,一字之差对辽宁发展造成了恶劣影响;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,消极堕落,甚至抵触中央。

  “政治上对党不忠诚,经济上贪婪”,已经严重违反政治纪律,更何况孙怀山是一位中央委员。担任全国政协机关党组书记期间,孙怀山曾撰文写道“坚持党性原则,是做合格共产党员的一个基本要求,是衡量党员立场和觉悟的准绳,是党员立身、立业、立言、立德的基石。”可惜,孙怀山自己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。

  虞海燕:打探巡视信息,干扰监督执纪工作

  6月4日,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,甘肃省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虞海燕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

  今年1月11日晚10点,虞海燕被宣布接受调查,当天下午他还出席了省人大会议。凑巧的是,他是2017年落马的首个省部级官员。公开资料显示,虞海燕,男,汉族,1961年7月生,浙江义乌人,1982年投身钢铁行业,经营数十年后起步转入仕途,2012年4月任甘肃省委常委、副省长。

  那么,虞海燕究竟有哪些违纪行为?这份486字的“长篇”通报中,历数虞海燕的违纪行为,用词犀利:

  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、组织纪律,毫无党性原则和组织观念,搞团团伙伙,培植私人势力,对抗组织审查,拉拢腐蚀纪检干部和巡视干部,打探巡视信息,干扰监督执纪工作;

 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变公务接待场所为个人奢靡享乐据点,长期占用企业提供的住房和车辆;

  违反廉洁纪律,利用职权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利,纵容、默许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谋取私利,违规从事营利活动,收受礼品、礼金,搞权色交易;

  违反工作纪律,违规将国有企业大额资金外借。

  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,涉嫌受贿犯罪。

  通报还提及,“虞海燕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,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,严重违反党的纪律,并涉嫌违法犯罪,严重损害甘肃省特别是兰州市的政治生态,性质十分恶劣、情节特别严重、社会影响极坏。”

  信息量很大。比如,通报指出虞海燕“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观念”,这对于1987年入党的虞海燕来说,是一种彻底的否定——很难想象一位党龄30年的高级领导干部,竟然连“党性观念”都没有。“毫无”之类的表述并不多见,类似的表述此前用在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、副主任李文科身上,“毫无政治信仰和党性原则”,以及安徽省原副省长陈树隆“毫无政治信仰”、“毫无道德底线”,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,“毫无政治信仰”。

  通报中还有虞海燕“搞团团伙伙,培植私人势力”的表述,同样不多见。据媒体报道,虞海燕任职兰州后,前后从自己工作过数十年的酒钢调来了一百多名干部,其中就包括其原秘书金某。金某在某区任职时肆意妄为,已经被查。甘肃省委巡视组2014年进驻兰州,指出干部任用方面存在很多问题,与时任兰州市委书记的虞海燕关系密切。

  更令人心惊的是虞海燕“拉拢腐蚀纪检巡视干部”。腐败分子自身问题不少,心里有鬼,遇到纪检监督、组织巡视时,不是坦坦荡荡接受组织考验,而是想方设法逃避监督、对抗审查。例如天津的落马群腐,无论是黄兴国的拉拢,还是武长顺的恐吓,都折射出他们试图掩盖自己斑斑劣迹的心态。

  担任兰州市委书记时,虞海燕常谈反腐与廉政问题。他曾说:“如果我们看到干部有问题,而不说不管,就是纵容犯错,就是失职,是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。这样的结果,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干部一步一步滑向犯罪的深渊,走向不归路。”可笑的是,他自己也走向了不归路。

  陈弘平:为情妇求情的原市委书记

  6月6日,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受贿、行贿、滥用职权一案一审宣判,陈弘平被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  现年60岁的陈弘平是土生土长的揭阳人,20岁从生产队长起步,升任一方大员。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:2004年至2011年,被告人陈弘平利用担任揭阳市人民政府代市长、市长、中共揭阳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约13991.678万元。2011年,被告人陈弘平为了按照其意愿进行人事调整,向他人贿送港币100万元(折合人民币约83.5万元)。2010年,被告人陈弘平滥用职权,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,致使国家利益遭受损失人民币350万元。

  一审判决显示,陈弘平的受贿金额达1.3亿余元,多数都来自黄鸿明(收受黄人民币1.253亿元、港币1720万元)。陈弘平曾交代,受贿所得中,2600多万元交给了自己的女婿炒股,剩下的亿元左右资金基本上都“借”给了许小婉。

  谁是许小婉?许小婉原名许秋琳,是陈弘平的“红颜知己”。在庭审最后阶段,陈弘平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。公开资料显示,时年45岁的许秋琳是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2007年年初,时任揭阳市市长的陈弘平结识了做服装生意出身的许秋琳。许秋琳在与陈弘平认识之前已生育4个小孩,并已离婚。为了照顾许小婉的生意,陈弘平要求手下官员,给许小婉开“绿灯”搞暗箱操作,“安排”工程项目。

  2016年6月16日,许秋琳涉嫌行贿罪在佛山中院受审。旁听庭审的记者们后来写道:虽然网络上有大量“许小婉”的图片传闻,现实中的许秋琳并非网传图片相貌那么出众,45岁的许秋琳衣着朴素相貌平平。有传闻称,她是陈弘平和万庆良(曾任广东省委常委、广州市委书记)的公共情妇,而且陈、万两人互相不知。

  许秋琳系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。起诉书指控,2007年至2011年间,被告人许秋琳为拿到国道、省道大修工程,向时任揭阳市公路局局长郑松标等行贿。检方认为,被告人许秋琳无视国家法律,为谋取不正当利益,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务,共计人民币237万元、港币133万元,其行为触犯了刑法,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  在陈弘平身上,还有一个突出特点。“极度迷信风水”,是当地官场和民间对他的一致评价。据新华网披露,陈弘平不仅个人极度迷信风水,还将“风水术”引入城市规划建设中,修建了“揭阳楼”,并号召干部学风水。此前两次开庭,检方指控陈弘平涉嫌受贿、行贿、贪污三宗罪。其中的“贪污”,指的就是350万元公款建“阴宅”。广东省纪委主要领导曾批评陈弘平,“每天拿着罗盘,跟着风水大师走”。事实证明,再迷信风水,也没用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澳门葡京国际 网上投注 澳门娱乐